www.388824.com接连问询康鹏科技能否撇责未知、疑窦

发表时间:2021-06-10

  www.388824.com,【接连问询康鹏科技能否撇责未知、疑窦丛生业绩下滑盈利能力待考】证监会网站显示,主要从事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鹏科技)近日即将上会过审。此前,2020年10月28日康鹏科技在经历两轮问询后主动申请终止了审查。

  证监会网站显示,主要从事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鹏科技)近日即将上会过审。此前,2020年10月28日康鹏科技在经历两轮问询后主动申请终止了审查。

  从几轮问询可以看出,发审委不断接二连三的对康鹏科技子公司“重大环保违法”事件及“224”中毒死亡事故的责任划分或存疑虑。

  根据招股书及问询函回复内容,康鹏科技称子公司衢州康鹏化学有限公司(下称:衢州康鹏)所发生的“224”中毒死亡事故,主要系工人在复工初期操作不当所致,事故的原因较为独立且具有一定偶发性,已完成整改工作,且监管部门根据伤亡情况认定为“一般事故”,故发行人认定不构成“重大违规、违法”行为。

  对于该事故,据衢州市应急管理局〔2020〕13号、〔2020〕14号及〔2020〕1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除彭勇作为康鹏公司安全生产主要负责人、祝超作为发生事故的五车间当班主操未尽责,对事故的发生负有责任,分别被处以7.26万元和6000元处罚外,同时认定“”衢州康鹏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不到位,对双氟磺酰亚胺锂盐在异常情况下理化特性认知不足,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落实不到位;对五车间进行风险辨识和评估,未能有效指出存在氟化氢伤害的风险及采取相对应防护和应急措施。督促作业人员严格执行本单位的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和安全操作规程不到位。未严格监督从业人员按照使用规则佩戴和使用劳动防护用品,被认定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等责任外,并处以人民币2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司法人士解释,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是指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且受到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行为。但具体如何认定违法违规行为是否构成“重大”,是一个实质判断问题。对于重大违法行为目前的审核尺度是:原则上凡被相关行政机关给予罚款以上行政处罚的行为,都视为重大违法行为。但行政处罚的实施机关依法认定该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并能够依法作出合理说明的除外。上述行政处罚主要是指财政、税务、审计、海关、工商等部门实施的涉及公司经营活动的行政处罚决定。被其他有部门实施行政处罚的行为,涉及明显有违诚信,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也在此列。

  参照2015年12月15日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对定罪量刑标准做出明确规定,原则上以死亡一人、重伤三人,或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一百万作为入罪标准。同时《刑法修正案(六)》增设了强令违章冒险作业罪,对于此司法解释明确为:明知存在事故隐患,继续作业存在危险,仍然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利用组织、指挥、管理权强制他人违章作业。或者采取威胁、胁迫、恐吓等手段强制他人违章作业,或者故意掩盖事故隐患组织他人违章作业的,均应认定为“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

  俗话说“安全无小事、人命大于天”。如果说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事故尚构不成“重大违规、违法”,那么衢州康鹏因此停产四个月,被处罚的同时且进行赔偿,明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远不止一百万。将事故等级认定中的“一般事故”视作“不构成重大违规、违法行为”,不排除康鹏科技是在偷梁换柱,混淆概念。

  招股书披露2014年4月至2015年4月期间,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原控制的企业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下称:泰兴康鹏)相关业务人员委托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第三方处置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酸,后由受托方排放至河中,以至构成重大污染罪。

  对于此事件的责任划分,发行人在对发审委多次问询回复中一再声称“泰兴康鹏违法行为导致严重环境污染,不应视为原控股股东Wisecon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本身存在相关行为如前所述,泰兴康鹏相关处罚及违法行为均不涉及Wisecon,Wisecon不直接参与泰兴康鹏的日常经营管理,泰兴康鹏受到刑事处罚是由2014年至2015年期间负责废酸处理的人员将泰兴康鹏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酸交给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张百锋进行处置而造成的”。

  而中国裁判文书网终2017年审判决显示,彭光荣作为泰兴康鹏法人,明知张百峰“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也未办理危险废物转移手续的情况下,仍然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270吨废酸交给张百峰处置”,同时显示泰兴康鹏因私设软管、排放废水,曾于2013年被罚款八万元,故应从重处罚。

  作为实控人,权益与责任是密不可分的。根据披露信息,泰兴康鹏最终受益人为康鹏科技实控人,虽然违法违规行为并非实控人亲身实施,但作为其最终受益人明显脱不开干系。特别是在系列事故的追究处理上,实控人被带走追究责任的现象屡不鲜见。

  尽管泰兴康鹏于2019年已转让,但对其涉重大违规、违法行为的终审判决,距离康鹏科技IPO申报时间计算尚不足三年。

  虽然康鹏科技主要客户采购情况不便求证,但在发审委要求进一步说明子公司上海万溯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万溯)协助上海耐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耐恩购)买受管控危险化学品的具体情况说明中,却出现供应商早产的情况。

  据情况说明表内容,2018年至2020年末,上海万溯从上海磊旺工贸有限公司等公司所采购氢氧化钠金额分别为3.99万元、10.54万元、0.22万元;同期从上海屿瑞化工有限公司等公司所采购无水乙醇金额分别为58.80万元、154.76万元、44.99万元。

  而工商信息显示,上海屿瑞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26日,上海磊旺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6月11日。

  如果说康鹏科技在对问询函的回复中存在信披不实,那么泰兴康鹏因私设软管、排放废水,于2013年被罚款八万元的情况只字未提不知又是为何。

  此外,对比康鹏科技前后招股书内容,2018年财务数据明显出入,出入较大的项目如2018年末营收相差388.47万元,净利润相差361.44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相差370.64万元,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相差603.30万元,资本公积更是相差达1970.26万元。

  康鹏科技在上会稿中对于2018年部分财务数据的差异情况解释为“2019年11月收购API100%股权,视同被合并子公司API自最终控制方开始实施控制之日即已纳入公司合并范围,并对2018年比较期间财务报表进行调整”。然首发申报稿签署时间为2019年12月19日,明显晚于收购API的时间,且通常而言,与上述收购行为对应的应为2019年财报数据,不知康鹏科技为何非要与2018财务数据混为一谈。

  2018年至2020年末,康鹏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0831.9万元、68726.12万元、62919.6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2555.23万元、14279.95万元、9260.78万元,特别是2019年,其净利润同比下滑达127.98%。营收利润逐年下滑的同时,康鹏科技持续盈利能力显然还是未知数。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2021巴菲特股东大会于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举办,东方财富全程视频直播。